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服务 > 旅游动态
一个异乡人眼中的沽源美食美景
  发布时间:2010-08-27   信息来源:政府办  

    在沽源玩了几天,蓝天、碧水、绿草、白云、风车、野花、美食,凉爽的天气以及厚道、热情的沽源人,总的感觉非常美好,写下来与大家分享。
坝上行之一:天鹅湖
    天鹅湖可能很多,我去的天鹅湖位于河北省沽源县。8月10日我们去天鹅湖时,没有看到天鹅,但那水、那天、那云,那草,那树,以及水鸟和打鱼人,构成了一幅美不胜收的图画,令人心醉,令人流连忘返。
    熟人带路,我们没进人工设置的景区,将车一直开到景区后面的湖边停下。下车就是没膝的深草,油绿油绿的;草丛里不时探出一朵、两朵蓝色的小花,不知名,但美得纯净;被浓密、旺盛的草环抱着的是一株株惬意的树,在微风中哗哗地摇着自己的叶子。
    一抬眼,瓦蓝瓦蓝的天空上闲散地飘着一朵朵的白云。在城市里灰色的天空下呆久了,似乎忘了天原来竟然可以这样蓝,蓝得纯粹、蓝得干净,蓝得让人心疼。蓝天下一片浩渺的水,静静地躺在起伏有致的草原上,在微风推送下轻轻地荡漾。
    湖面不算大,越过湖面可以看到对岸起伏的小山丘。一簇簇的树丛点缀在绿色的山坡上,看着那片绿所能想起的一个词儿,只能是“如茵”,觉得恰切无比。一艘快艇载着三五个游人从湖面上掠过,惊了两只白色的水鸟鸣叫着冲天而起。水鸟的翅膀在阳光的照耀下,白亮白亮的,煞是喜人。
    儿子早和他妈妈在湖边的草地上嬉闹起来。不远处的一匹老马与一匹小马驹儿在草地上悠闲地啃着青草,旁若无人。
    看着蓝天、白云和湖水,老婆觉得美得不行,只好对着她不断地按快门。沿着湖边往里走,才发觉还有更美的地方。两个打鱼人穿着皮裤拉着渔网静静地伫立在水中;水边的草更加墨绿油亮,被渔人趟倒的草在阳光下泛着白光;近处的湖面上漂着一些嫩黄的浮萍,远处依然是如茵的山丘和一丛丛的绿树,一两只水鸟在水面上空飞舞着,不时快速掠过湖面,衔起一只一条小鱼后远去。两条湖线一远一近弯曲着,山峦与草坡一明一暗蜿蜒着,蓝天与白云映衬着,湖中的渔人点缀着,不需任何笔墨,眼前不就是一幅美不胜收的水墨丹青吗!
    上网查看地图,天鹅湖真正的名字原来叫库仑淖尔。淖尔,在蒙语里就是湖泊的意思。因为有天鹅来栖,在此开发景区的人就为这片美丽的水泊起名天鹅湖。
    美丽的天鹅湖!难忘的库仑淖尔!
坝上行之二:凉·爽
    8月5日中午,在张家口一下车就感到扑面的凉爽,在河南的燥热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    下午到沽源,下车后的感觉是冷!一家三口都穿着短衣短裤,我勉强还可以忍着,老婆孩子赶忙掏出长衣长裤套上。
    沽源县城很小,出租车起步价只有2块(我去过的地方少,还没见过这么低的起步价)。我们选择步行去姐姐家。由于冷,走走暖和!还有,沽源的天瓦蓝瓦蓝的,白云朵朵似乎离你很近,看着舒服,就想边走边看。一路上,几乎看不到像我这样穿短袖的。如果偶尔有一个,不用问,十有八九也是外地来的。
    晚上睡觉,拉出个大被子,结结实实地一盖,一觉睡到大天亮,那个爽啊!
    几天后朋友开车带我们去内蒙的太仆寺旗吃手把肉,由于刚下过一场雨,一路车少,驾车奔驰在省道上,又凉又爽!到了太仆寺旗,大块儿的手把肉(关于手把肉,容咱以后细说)堆满一桌,左手草原白,右手一把刀,大块儿吃肉,大口喝酒,你说那什么感觉吧!一个字,爽!两个字,真爽!三个字,爽死了!
坝上行之三:莜面窝窝
    前前后后算起来,在沽源待足了6天。6天里,一日三餐,顿顿美食,顿顿不重样。令人尤其回味、尤其难忘的就是筋道、绵软、糯滑、馨香,且做工精巧的莜面窝窝。
    莜面窝窝是搓出来的。搓莜面很讲究。首先是和面。坝上人都知道,莜面三熟,即炒熟、烫熟、蒸熟。所谓炒熟,就是莜麦磨成粉前要先上锅炒,炒到二分熟才能上磨加工箩出面粉;所谓烫熟,就是和面时要用开水烫,这样和出的面才筋道,加工时才容易成型;所谓蒸熟,就是加工成型的莜面食品要上笼屉蒸,蒸熟之后再拌以佐料或卤汁食用。炒莜麦就不用管了,关键是和面时要用开水,而且是滚烫的开水。
    在张家口吃了一顿莜面觉得好吃,又听姐姐说过莜面窝窝的做法,趁那天姐姐中午下班回来的晚,我就忍不住手痒,下厨想做出一顿莜面窝窝的美味来。
    第一步开水烫面。面盆里挖上两碗莜面,拎起暖壶往面里倒水、搅拌,然后和面,和好后按按、捏捏,感觉软硬适度,十分自得。第二步刀背搓面。将团好的葡萄大小的莜面面团放到菜刀的刀面上,手掌按住均匀用力往前一推,抬手一看,推出的面片断断续续的,揭不起来。难道是刀面太涩?急忙弄点麻油抹在刀面上,再试。一推,面团哧溜滑走了。怎么试,怎么不行!面和的软硬可以啊,推的方法似乎也对啊,怎么就推不成呢?老婆儿子都站在旁边看我笑话,急得我汗都快出来了!
    恰好这时姐姐回来了。揪一团面,揉一揉,上刀一推,断了。
    姐说,哎呀,面和的不对了,你用的什么水?
    暖壶里的开水呀!
    暖壶里的水不行,必须是刚烧开的滚开水!
    重新开始:烧水,和面,揉面团,上刀搓。搓出的面片平滑匀称,成纺锤形;将搓好面片轻轻揭起,绕着食指一甩,面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轻轻巧巧地就缠在手指上了。一个莜面窝窝瞬间成型,站在了笼屉上。
    蒸好的莜面窝窝,配上精心烧制的肉卤或者素卤,筋道、绵软、糯滑、馨香,回味悠长,美妙无比!
    你可能还在担心我和坏的那盆面吧?姐姐将它擦成小小的面片,再轻轻地团成团,就成了另一种美食——莜面傀儡。剩下一点面,还可以搓成莜面鱼鱼,一样美味可口呢!
坝上行之四:闪电河走马
    闪电河其实是我们沽源游的第一站,因为最后看的天鹅湖,印象深,就先说了天鹅湖。
    说闪电河,其实更多的是说闪电河水库。闪电河是滦河的发源,细流濯濯,在草原上蜿蜒如带。闪电河一路南下折而东去的时候被拦腰截断,蓄水成湖,从而造就了沽源的一大风景。一些生意人趋之若鹜,在水库边跑马圈地,建成了闪电湖生态旅游区、闪电河草原乐园、闪电河风光园、沽水福源等等所谓的景区。
    说实在的,闪电湖及其周边的自然风光是极美的。去了第一次,还想去第二次,去了第二次,还想经常去。就想静静地躺在湖边的草地上,看蓝天上的白云云卷云舒,看不远处的马儿悠闲地啃青、撒欢儿。那才是真正的享受风光,享受自然!
    从县城驾车到闪电湖不过10几分钟的车程。初来乍到的外地人不明就里,自然而然就得掏钱进前面说的那些景区。当然,还是有一些人喜欢或需要进景区吃饭、住宿、游乐,兴趣不同,爱好不同,需求也不一样,不能一概而论。就我而言,更喜欢纯自然的东西。
    我也一外地人,也掏钱进了沽水福源。里面设置有快艇游湖的娱乐项目,带着孩子呢,孩子喜欢,就上吧。乘坐快艇游湖也有其乐趣。快艇开足马力,昂首飞驰,迎面凉爽的风带给你的也是无边的惬意。艇上的女人与孩子尖叫着、欢笑着,叫声、笑声飘荡在湖面上,荡漾在水波里。
    上岸沿湖东行是一片树林,地下是厚厚的落叶,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潮腐味;阳光从枝叶间透过来,斑驳陆离,恍如幻境。在林间拍照片,光影曼妙,景象奇特,效果意外,颇有趣味。
    出了林子,眼前出现大大小小十几个草屋,草木搭就,黄泥漫身,赫然一原始人部落。朋友介绍说,这里是央视拍一原始人纪录片时建造的一个外景地。片子早拍完了,摄制组早也撤了,些许显得有点破败,反而更显出原始的旷味。
    闪电湖东南是一个土山,青草漫顶,茵茵如盖。土山与湖水之间,是当地人开设的一个跑马场。牧人们将自家的马牵出来供游人骑乘,感受草原英雄的豪气。不过,看了半天,没有见一个游人敢纵马奔驰的,都是由马主人牵着往来走上四五十米。就这还有一些人在马上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。看着一些牧人骑着自己的马在马场往来驰骋,心想,这草原英雄不是谁想当就能当啊!
坝上行之六:一路格桑花
    有个脑筋急转弯题这么问:在沙漠里最常见到的是什么?
    很多人会说骆驼、仙人掌或者其他。其实答案是沙子。
    坝上游最常见、最入眼,也是最美的风景不是别的,就是草——一望无际、绿意满怀的青草!
    如果坝上的草是一位雍容的美妇人的话,草原上的花就是美妇人的明眸!
    草原上的花,也有一大片、一大片的,那你得在远处看。近处,你看到的都是一丛丛、一簇簇,或红、或白、或黄、或蓝;每一朵、每一枝都纯净、俏丽、鲜艳、娇媚。
    在天鹅湖畔,盛开着大片的黄花,高与草齐,金黄金黄的。无论你是男的、女的,老的、少的,都忍不住想倚坐在草地上,以纯净、明媚的黄花为背景,留下自己的身影。这黄花大片大片的,每年随着时令开了又落,落了又开,不争、不抢,坦然自若,在阳光下绽放着自己的美丽。
    在白河源,在闪电河,山坡上的花则不那么集中,东一丛,西一簇的,但种类不同,形态各异。有的状如菊花,花瓣纤巧婀娜;有的形若腊梅,却比腊梅更加锦簇;有的倒挂如金钟,敞着喇叭口,清丽异常;还有球形的,花如小刺;柱形的,瓣像鱼鳞。当真是千姿百态,俏美异常!
    当地的朋友说:“草原上的花我们司空见惯,天天走在草地上根本就不会注意它们。也没有觉得它们有多好。可你拍到相机里一看,当真挺漂亮的!”
    草原上的花朵儿都不大,但黄、红、蓝、白,都美得十分纯净。若捡一种采上一把,那一色的单纯与美丽会令人怦然心动,相信无论多么高傲的女孩都能被你的这束野花所倾倒!
    央视前些时热播一部电视剧,片名叫《一路格桑花》,据说“格桑”在藏语中是幸福的意思,也有人说格桑花就是高原上无名的普通野花,“一路格桑花”就是一路都是美丽的无名野花。
    在坝上草原,只要你留心,到处都是美丽的格桑花!
坝上行之七:三河源

         沽源有三河源的美称。“三河”,即所谓白河、黑河和滦河,其中滦河源头的一支就是沽源境内的闪电河。三条河水潺潺流淌,源源不断地流入北京,成为京津地区重要的水资源。沽源因此而赢得“三河源”的美誉。
    黑河发源于沽源县丰元店老掌沟,由北向南,在赤城县境内与白河相遇,流经北京,汇入潮白河,注入密云水库。因没有机会寻幽溯源,不敢妄言。闪电河在前文已有提及,不在赘述。这里重点说说白河。
    白河古称沽河,沽源县之得名,大概就有“沽河之源”之意。从沽源县城驱车南行约1个小时,即来到白河的源头——小厂镇棠梨沟。白河源头由九眼山泉聚汇,又称九龙泉。九龙泉清冽异常,我们去的那天见到不少饮水思源的北京的朋友驾车到白河“寻根问祖”。他们随身带着一些瓶子,从山脚下泉水涌出的地方灌接山泉水。几乎所有的游人,都忍不住掬一捧泉水,品一品白河源头的甘甜。泉水涌出的地方,当地上修建了一座小桥,桥的一侧雕有九个龙头,泉水汇聚后由龙头流出,潺潺不绝。在桥与山之间泉水涌出的地方,立着一块山石刻就的石碑。石碑正面写着“水润京华”四个大字。背面刻着碑文,兹录如下:天赋精华,地蕴神力,九龙甘泉,一泓清碧,潺潺千曲,逶迤如带,牵六百里山川,过云州,经靖安,入密云,水润京华。京沽两地,一脉相承,情意恒久,源远流长,山河共证,日月通鉴。共立此碑,以祈福祉。
    随行的当地朋友说,沽源每到冬天天寒地冻,但无论春夏秋冬,酷暑严寒,清澈甘润的九龙泉水经久不息地从山涧流出,从未止歇。 山泉左侧的山坡上建有龙王庙,附近的善男信女常有人侍奉香火,老龙王四时享祭,佑祜沽源及京津百姓年年平安。
    登高而望,白河缠绵如带,弯弯曲曲地盘绕在草原上。远山,绿树,青草,野花,悠闲的马儿,兴奋的游人,都被白河静静地包容,自然、和谐,如诗如画!